我身邊的男版簡·愛

我永遠記得阿洪那副滿不在乎的神氣Beauty Box 好唔好,記得他蓬勃豎立的頭髮,他打著補丁的不合身的衣服,以及他桀驁不馴的目光。   阿洪是我高中時候的同學,他來自偏僻的山區,家裏極窮,窮得有時候一連幾個月吃不上油,點不起燈。阿洪沒有爹娘,只有一位瞎眼的老奶奶。這些都是與他同村的珊珊透露的。   阿洪又矮又小,但一身黑黝黝的肌肉還算結實。   阿洪從不上理髮店,他拿把剪…

続きを読む

不羡慕別人過得比你好

最近準備一些材料,托師妹回學校幫我寄過來雞精,正好許久沒聯繫,聊了很多。師妹說了她很多的煩惱,還告訴我她一直很羡慕我,讓我很詫異。   當年師妹在學院是女神級的人物,考試一直第一,獎學金拿到手軟,是廣播臺的當家花旦。   實在沒料到我這樣一個不學無術混了四年的屌絲,怎麼竟然就被羡慕了。原來師妹一直以為我是一個紈絝子弟,覺得我可以為所欲為,她羡慕我總是想什麼就做什麼,總是在享受生活…

続きを読む

歲月悠悠,半酣半醉

悠悠歲月,醉了人,醉了心。—————題記   夜闌人靜,擇一隅靜好,欣賞一彎美月能量水 詐騙,陪伴一盞孤燈,細品一杯香茗,聆聽一曲琴音,攜上一書,淺讀人生。   如夢一回,歲月易老,僅當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卻再也不同。回首之時,才漸漸地發現,人活著便是一種心境。窮也好,富也罷,得也好,失也罷。一切的經歷過的事就真的那麼過去了,沒有什麼過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……  …

続きを読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