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身邊的男版簡·愛

我永遠記得阿洪那副滿不在乎的神氣Beauty Box 好唔好,記得他蓬勃豎立的頭髮,他打著補丁的不合身的衣服,以及他桀驁不馴的目光。   阿洪是我高中時候的同學,他來自偏僻的山區,家裏極窮,窮得有時候一連幾個月吃不上油,點不起燈。阿洪沒有爹娘,只有一位瞎眼的老奶奶。這些都是與他同村的珊珊透露的。   阿洪又矮又小,但一身黑黝黝的肌肉還算結實。   阿洪從不上理髮店,他拿把剪刀隨便找個同學幫忙就了事。他說省那錢可以吃好幾頓哩!   阿洪從不吃貴一點兒的菜,他要兩毛錢的鹹菜,有時還自己買生薑拌著鹽吃。他分不清冰激淩、健力寶和椰子汁。   阿洪學習平平,但很投入。他常常學到深夜,一大早就又見他坐在教室裏背英語了。他的作業是班裏最工整的,儘管常常被老師畫滿大紅叉。   偶然一天,班主任把阿洪從教室帶了出去。此後好幾天都不見他回來。   後來珊珊說,阿洪的奶奶突然病故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,阿洪讀不成書了。他還要還一大筆債,都是給奶奶治病和埋葬奶奶時借的。大家便有些悵然。適逢雷鋒月,團支書正愁無事可做,便提議捐款。於是你三元我五元,轉眼已籌集了二百多元錢,托班主任轉了去。   幾天後阿洪回來了,兩眼通紅通紅的,依舊是一臉沉默。   誰也沒想到的是第二個學期開學的那天,阿洪突然走上講臺宣稱要將錢還給大家。他說大夥的情他領了,但這錢一定要還。說完他便把一個信封遞給了團支書。   所有人都啞然。   後來據團支書說,倒出來的錢一團糟,有大團結,也…

続きを読む

不羡慕別人過得比你好

最近準備一些材料,托師妹回學校幫我寄過來雞精,正好許久沒聯繫,聊了很多。師妹說了她很多的煩惱,還告訴我她一直很羡慕我,讓我很詫異。   當年師妹在學院是女神級的人物,考試一直第一,獎學金拿到手軟,是廣播臺的當家花旦。   實在沒料到我這樣一個不學無術混了四年的屌絲,怎麼竟然就被羡慕了。原來師妹一直以為我是一個紈絝子弟,覺得我可以為所欲為,她羡慕我總是想什麼就做什麼,總是在享受生活,她說這叫隨性灑脫。   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錯,我確實不是有錢人家的孩子。我問她還記不記得畢業聚餐的時候,大家笑我衣服設計好特別,像洗得顏色快掉沒了,其實那確實就是穿了六年的衣服。上大學第一個月家裏給了500塊生活費,一個月後老媽忍不住打電話來質問,懷疑我是不是不吃飯,可是每天在食堂吃得挺好,錢確實用不完。   也不是什麼隨性灑脫,其實每天都在糾結拖延,決定出國那幾天每天都在房間裏打滾,出國之後也並不是相冊裏呈現的那樣經常到處旅行。   不過,這些我確實不曾表現出來,或許有一定的虛榮心作祟。但有時候也需要演,漂泊在外的人哪里需要什麼狗屁虛榮心,不過想讓家裏人放心。   身不由己的事,就好像離了婚的影帝影後還要在電影節上秀恩愛,讓大家相信愛情,類似這樣美好的畫面這兩年碎得還少嗎?正義凜然的投資人鋃鐺入獄了……都在演,為名、為利、為一顆虛榮心、為一口氣,人人都是影帝。   《私人定制》裏,葛優讓宋丹丹演了一回有錢人,告訴她那些錢其實就是那些人每天早上一睜眼就得還銀行的錢。都是在刀刃上…

続きを読む

歲月悠悠,半酣半醉

悠悠歲月,醉了人,醉了心。—————題記   夜闌人靜,擇一隅靜好,欣賞一彎美月能量水 詐騙,陪伴一盞孤燈,細品一杯香茗,聆聽一曲琴音,攜上一書,淺讀人生。   如夢一回,歲月易老,僅當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卻再也不同。回首之時,才漸漸地發現,人活著便是一種心境。窮也好,富也罷,得也好,失也罷。一切的經歷過的事就真的那麼過去了,沒有什麼過不去,只是再也回不去……   仔細一想,不管昨天、今天、明天,若能夠坦坦然然,那便是美好的一天;不管曾經遇到過太多的委屈,受到多大的苦楚,若能堅持,若能選擇面對,那便是對自己負了責任;不管親情、友情、愛情,以及世事如何變遷,能夠選擇珍惜,便是一種愉悅之情,一種極為靈動的美。   人生如詩,優雅恬淡;人生如詩,醉意綿綿。   昨日的頹荒與成長,幽幽小園,蟲兒輕鳴,激起心中萬千感慨,或許,這便是古今詩人心中的一抹傷懷!雖孤寂,卻是一種莫名的幸福。此時此刻,無人打攪,只有自己的心音,蟲鳴。暗夜幽靜,我們作了一曲無言之歌。   喜歡“人生若只如初見”那一份憂愁與哀涼;緬懷於“同穴窅冥何所望,他生緣會更難期”的深情與期盼;“瘦盡燈花又一宵”卻也著實令人心痛傷心。不知曉是何時,漸漸地喜歡上納蘭的詞,喜歡他那一份恰如薄荷一般的淡淡的憂傷。我也帶著他的縷縷傷懷,讀過書冊,越過時光。   習慣了閑來無事之時,看看文字,寫寫文字,或許,文字也成了一種興趣和消遣。時間久了,便也生了些許貪心與執念。只是征途路漫漫,希冀意蕭蕭。雖沒有對…

続きを読む